新晨在线—山东省综合资讯门户网站
热线:0531-88966572
当前所在位置: 首页 » 新晨访谈 » 改革开放40年:我与改革共成长

改革开放40年:我与改革共成长

时间:2018-06-03  来源:新晨在线  作者:梁晨  浏览次数: 79 次

我生于1979年那个“春天”,那一年春回大地,万物复苏。而我,何其有幸得以见证整个春天的样子。

母亲一直都说我是个幸运的人。自从有了我,我们家就分了地,再也不缺吃的了。

我的童年虽物质匮乏,却过得无比幸福。没有了饥寒的困扰、也没有繁重的课业负担,更没有电子游戏的诱惑,在施光南春天的狂想曲中,一群小伙伴一起在希望的田野里疯长,一起拾麦穗换五分钱一根的老冰棍,一起挤在梁大爷家那台全村唯一的黑白电视机前看《霍元甲》,那黑白的影像伴着清凉的香甜味道成为我童年最深刻的记忆。

少年时的我勤奋好学,对待学习有着异乎寻常的热情,这一切都要归功于刚刚经历了文革的父母。我的母亲由于家庭成分不好,在文革期间失去了学习的机会,对此,母亲一直耿耿于怀;而父亲作为村里的“秀才”却因为家庭贫困无缘再入学校继续深造。因此,我和姐姐就成为了父母希望的寄托,他们对我的学习非常重视,立志砸锅卖铁也要让我们读好书。那时的家境并不好,虽温饱有余,但是要供两个孩子读书,父亲每个月5元钱的民办教师工资显然不够。1989年,父亲加入了深造的队伍,家里只剩下母亲一个劳动力。为了供三个学生读书,她除了料理家里的自留地还要养蚕、喂猪、晒柿饼、摘花椒、采草药,一个鸡蛋一个鸡蛋的攒着卖钱。每每看着操劳过度的母亲,心里总是愧疚难当,暗暗下决心一定要好好学习。而母亲总是对我们讲:“现在有这个条件念书,别身在福中不知福!”在对知识越来越认可、对知识分子越来越重视的改革开放之初,我的父亲终于民师毕业顺利转正,像母亲一直盼望的那样成为村里正儿八经的“先生”。1993年姐姐女承父业顺利考入师范。1995年,在母亲“感谢邓小平!”的念叨声中,从小体弱多病的我怀着对村里保健站的无限恐惧走进了卫校的大门,开始了属于我自己的成长之旅。

入学之初,母亲是希望我毕业之后有一个稳定的工作的,但就在香港回归那一年,淄博市再无“包分配”这件事儿,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我终于回到家乡的卫生院,成为一名护士,摇身一变成为拿着针管给别人打针的人。

其时,淄川区医院张庄分院更名为淄川区张庄乡卫生院,村里的保健站不知道啥时候成了卫生室。卫生院工作并不忙,因为药价贵,有个头疼脑热小打小闹的毛病大家都直接到卫生室解决,很少光顾卫生院,卫生院的大多数病人都是“公费医疗”的学校教师、乡政府工作人员,所以我的工作日常还是比较清闲的。

2007年,新型农村合作医疗政策的实施,结束了我清闲的工作日常,同时也结束了农民没有医保的历史,开始了医改的新纪年。“万事开头难”,新农合是新生事物,所有的政策都带有实验性,所有的工作方法都需要自己去摸索,群众对此也不容易接受。年底的筹资就像是一场战争,每年的年底都能让人“蜕一层皮”。2007年每人一年参合费用只需20元,门诊报销比例30%,封顶线150元,我们挨家挨户下通知,通过各种方式做宣传。当年连同各级政府补助,共筹集资金64万元,筹资总人数10774人。

马上,我们就都尝到了甜头。本年度本来只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参合的、不幸生了大病的老百姓,额手相庆,感激党的政策好;而那些没有参合却生了病来哀求我让我给办参合的,我虽不忍,却也只能告诉他们“等明年吧,明年可一定要参合,拿钱买健康!”让他们记住教训,顺便当我们的正、反面宣传材料。

有了好的开始,更有政府的决心,新农合参合人口逐年上升,缴费金额逐年上涨,各级政府补助逐年提高,门诊住院补偿比例逐年拔高,直至2013年,参合人口10805人,每人一年缴80元,各级政府每人补助280元,筹资总额388万元,门诊补偿比例50%,封顶线180院,乡镇卫生院住院报销比例达到85%,单人最高住院补偿金额达到7万余元。没有人会再持观望态度,参合成为老百姓的共识。

2010年,医改开始大刀阔斧的动作。

2010年3月25日,这一天基本药物制度开始实行,在我调试好张庄村第二卫生室的打印机后,打出了张庄辖区卫生室第一张报销单据。5月,开始实行集中网上采购药品,实现了一体化管理,解决了“医药费报是报了,可还是觉得医疗费贵,医院里的药费报了以后跟药店里价钱差不多”的问题。

同年,卫生院基本公共卫生管理科成立。我们又多了好多活计:制定居民健康档案、定期免费查体、健康教育讲座、健康教育宣传……。

2012年实行家庭医生签约式服务,从此,不管是我们还是底下的卫生室也跟着我们一起:卖药不再赚钱,满村里跑给人查体,点灯熬油记录健康档案,院长揪着我们的耳朵嘱咐:“我们是卫生院,不仅仅是医院,给群众提供的是基本医疗、基本公共卫生服务,实行的是基本药物制度!”我们真正成为了群众的贴身健康管家。

2016年9月21日,经过积极的前期准备,凝结着无数卫生人心血的智慧医疗工程全面上线成功,医务人员扔掉纸笔,走进无纸化办公、智能医疗的新时代。

2018年,家庭医生签约式服务工作全面推开,公卫网并入智慧医疗系统,国家卫计委正式更名为国家卫健委,不远的将来,大家看病只用一张卡就能缴费、报销,只要插上这一张卡,病人的健康情况就会一览无余,这一天应该不会太远!

从少不更事到年近不惑,我真真切切感受到了改革的脉搏,见证了40年辉煌之旅;从长在春风里到用自己的手推动改革前行,实现了我与改革共成长,以后的日子里,我,将继续与改革一起走下去。

责任编辑:刘一凡

暂无留言

发表留言

您必须 [ 登录 ] 才能发表留言!